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XIAAV论坛 - XAV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将下面链接发布到Q群、好友、帖吧、博客、论坛等网络上,当别人通过您的推广注册成为会员之后您的贡献值就会增加:
推广链接1
推广链接2

 

回复: 0

淫欲师生情

[复制链接]
q1139111260 发表于 2020-8-29 22:53:47
/ e. P6 D' p+ n0 Z3 }1 H
(一)
* [- R0 x' }4 x# [
$ Q+ O( F, F/ c$ C4 f; U: _5 g

" H: ?  R$ J) ?, C  新华中学,全国百强中学之一。初中部,每年升学率高达95%。高中部,每年升学率高达98%。作为新华中学高中部高一年级(3)班的班主任,我感觉身上的担子很重。
; z# P3 R3 [8 D9 ?1 ^( h# ]
9 p3 i1 i+ F% O6 R( W! M% M9 S! q/ x

7 P5 N- N4 p! r2 ^& u# w% s, |  开学的第一天,我面对著全班45名同学严肃的说:“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玲。今后我就是咱们班的班主任了,我希望在今后的三年紧张学习生活中大家同舟共济,共同努力,争取咱们班的每一位同学都不掉队不分流,大家都考上自己理想中的学校…我更希望大家成为一个大家庭团结奋进,共同努力!…”
3 M9 V5 c4 X% s3 G9 D& W* V# Q% T3 B' w1 @+ M0 A! ~0 `  @
) k* ~- d6 H; l
  自此后,紧张的三年高中生活开始了。7 W3 u' K( M& A/ V* s+ j) N

* R6 y0 t1 z) Z0 [+ a# o
/ w, D3 [( q- l! s1 F
  炎热的7月,我站在办公室的窗户旁向下看去,操场上一个个年轻的身影不顾烈日,正快乐的运动著,而我却表情凝重。, F" v5 ?7 G' S

, f% y# s* T: @: h
( [' _) k3 t( O. @9 f$ Q" S+ {
  在我的办公桌上摆放著几本画报,都是日本字,虽然字我不认识,可那上面一个个让人羞耻的画面却震撼著我的心灵!年轻漂亮的女孩光著屁股唆了男人的大鸡巴!美丽的中年老师打开胸怀让学生吸吮自己的乳头!$ K; @* H( v# \' [( g. i4 _

4 a7 z5 E7 p! s

8 \! M/ |5 a; g- Y  其中的一页更让我吃惊!一个女老师竟然当众舔一名男学生的屁眼!!!
3 E4 F1 Y* ]8 i- {. m* H) A7 s* Q1 I8 x- B
! ]% h9 t3 n: l( f
  而旁边的几个小字竟然写著:要是陈玲老师该多好!: d- ^+ \, m7 z: C% i) B+ `, C* t

( U. `# y/ S; h3 R9 o/ \; R- [

5 j0 Q9 [% Y0 V( w4 _  我实在没想到,现在17、8岁的孩子脑子里竟然只是这些,究竟是什么让他们这样的呢?我实在想不通!3 ]3 |$ W* V+ O6 K
8 ]$ P; Z) n9 a. v

  y, N% y4 U5 n! ^2 O$ D+ o  更让我想不通的是这几本画报的来源,是我趁著同学们上体育课的时候从我们班的几名男同学那里搜到的,而这几名男同学竟然还是班级里学习最好的几个人!刘宾、李哲、许井显、方悦!. r( Z7 |# z/ C3 ]- q6 D" U2 G6 [

2 b( o/ I$ Z- p% V

( S9 r; b7 }. q  s% k  我越想越生气,浑身竟然微微的颤抖。
: q/ Q, a7 f' e* u) l9 _: E; K$ v" @. V0 h0 L6 d# g
) U4 {7 u1 w5 _( [6 Q# @4 e
  “哒……”下课的铃声响起,我稳定了一下情绪,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更衣镜前,镜子里展现出我的样子,一个40岁刚出头的女人,虽然微微有些发胖可身材却还丰满,沉甸而充实的乳房高傲的挺立,瘦瘦的腰身堪比20岁的女孩,丰满肥硕的臀部微微的翘立,米黄色的裙套装显得庄重高雅,灰色的包身连裤丝袜配合乳白色的高跟鞋更加展现成熟女人的风采。
$ @- r# W; |0 `' d
6 m2 ^' w" I' w  I

& i: g. q8 p# p  x  t; E  看著看著,我忽然想起刚才那幅让人作呕的色情画,竟然微微有些脸红。我赶忙收回烦乱的思绪,迈步走出办公室。
' |# ]  g* H9 ^5 j5 Y6 }  u: i8 D/ F. O/ K( C6 a
+ B1 G- R! G+ v* u
  教室里,刚刚下体育课的学生们一个个满头大汗争著抢水喝,见我进来,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8 r6 o/ }* v* c+ g& Q. T: d6 Q
9 U" V- f" d, p$ x# ]0 v" |  x
( y& z8 H; k% u3 N
  我板下脸宣布:“今天晚自习以后刘宾、李哲、许井显、方悦四名同学到我的办公室来!”说完,我走了出去。0 a( W0 E3 h' N7 N+ A

  j4 J/ Y8 |; T
4 e' ]9 E  i3 d
  晚上8点,学校里一片安静,伴随著教室的灯光一盏盏的熄灭,预示著一天紧张的学习生活的结束,而我的办公室里却是灯火通明,四个大男孩低头站在我的面前,一个个稚气未脱却英俊潇洒的脸上流露出犯错后悔恨的神情。+ {6 |2 }; H& y4 n( u

7 w+ Q9 d9 B& O) |  `  U

3 N, D) \5 l2 g: H: i& C' r8 D  我严肃的坐在他们对面,狠狠的批评著他们:“老师为了你们的前途著想,你们这么年轻就看这个,以后还了得吗?!……对待这个话题,应该有正确的认识,你们还小,还不懂,怎么能看这个呢?!……简直太辜负老师对你们的期望了!……干脆!我把这些东西往校长的桌子上一摆,爱怎么处罚你们就怎么处罚你们吧!我管不了了!……”说到激动的地方,我的眼睛也微微的湿润了。! N+ ^3 f- \  _) l/ b- |4 a! i

( S" @9 l1 T. g, I/ h3 u3 ]9 ]

0 ^6 }; t9 i  y* C. B  “老师!陈老师!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您别告诉校长!求您了!”刘宾首先说话,刘宾是我们班学习数一数二的,同时,调皮捣蛋也是数一数二的,也正因为如此,我反而更喜欢这个孩子,可没想到,他竟然看这些东西。# J) P3 G1 H& X# l6 R

, y/ X) R7 `0 H7 @& o5 y; h
6 ~" v6 ]; f% d7 S! h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别以为自己的学习过关了,就可以翘尾巴!刘宾上次你给物理老师起外号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帐呢!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你挑的头?”8 s+ U8 G  P& H$ L, e

/ i# x  [$ {# T6 k/ h; e& n$ ~
5 }; r" I  X- D2 W+ F/ ?
  刘宾一脸委屈的说:“真不是我拿来的,是……”说完,他看了看李哲。4 d, R8 r/ e! a

1 S2 N+ O" m# ]% q

  E* _" ~0 j4 O+ C0 @- e2 z  李哲忙说:“陈老师,我说,我说,其实这几本杂志是我们几个凑钱买的,刘宾掏的最多!”
6 e- M& j$ R- K6 @( X3 U3 W, S- M
$ x5 D9 b" G: y3 l4 M: M
7 w) L" g) }$ K! B0 d* D7 c4 u- N" [
  其他的两人也纷纷应和:“对,刘宾掏的最多。”2 ]% I' L. H: a& Q4 h
$ K2 g1 H5 ^2 \' w
' V5 u2 a- d4 U+ {; H* Q3 D
  刘宾见平时和他最要好的几个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卖了他,马上也反击开了:“是我掏钱最多!可你们看的最多!还有,那些字也是方悦写的,李哲还把画报带回家看呢!”# O) |/ K- |% R7 c3 G! d  `4 M

2 O; f) r- o2 F, [# C
( w4 Q% T* K3 n& {
  几个人越说越激烈。. Z$ s& D, K) Z7 `' z* [

4 v" x8 W- U3 Q) ~

3 w& L+ H/ E+ |  C+ w- Y+ w  “陈老师,我检举刘宾在男厕所手淫!”李哲大声的说。
' U6 Y5 g) x9 i: J; i1 [- b" a3 w. m- r$ f- Y$ S5 H
# [/ I& q0 n- O* a' w  z
  “陈老师,我检举李哲,他曾经和我说过,希望以后能娶到像您一样的女朋友!”刘宾说。
- S& }9 F+ [& A4 r! M; W# z! M% A" R  F/ U! t

# D: I* H. F$ p& p8 p( \5 v  “陈老师,我也检举李哲,他还说,画上的那个女孩要是您该多好!”许井显说。
7 d$ F) G9 v0 V! W9 Q
* Z: M! Q  N1 U. j2 O

, q6 o! ^3 O' v  ……
& X( \' ~( a2 M7 U5 _: l& f  o5 [  q

9 E/ k' L& C4 t9 _! M8 {  眼看著严肃的训话竟然变成一场闹剧,我大声的训斥到:“都闭嘴!”9 E# ~6 J& i: o8 U4 y. g

' {0 m9 f1 n0 L& x' L7 |% ^! X
- }" y2 Y5 m$ B) `/ l8 b( p3 }
  房间里马上安静下来。4 n3 m1 a6 A/ n( Z# e; _) T8 s3 _% r
8 S+ z0 g+ S: o7 _$ M! ?6 B9 [; b

& x+ d. H6 G5 `; F5 d8 T+ B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对他们说:“青春期的教育你们也不是没上过!怎么就这么顽皮!看这些东西!”. j' r6 Y) _$ f; o
. z1 l; H3 J' {/ e
! k. s6 d- d* h
  刘宾小声的说:“我们管不住自己嘛!其实我们都是太喜欢老师了,才这样的!”2 w+ G% m  x8 `$ _7 b

+ b# M4 m3 M& V7 \# }

7 [4 E! _6 M) K/ O% ?  “你!……”我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一眼刘宾问:“难道,老师真的在你们眼里那么好吗?”% T! G/ f( i% b; J

. B& ]1 t# ?4 X

, O9 }9 l1 S0 Y5 ]7 }6 _) c  刘宾几个人竟然一 点了点头。; N+ J7 T( C$ ~9 x  N
+ [5 t+ P- }8 s( L0 M
8 x* G# ^4 w5 i6 h
  这个举动给了我巨大的震撼!( O6 z$ z6 }  K% d9 m3 P9 x: D2 r
1 H  x$ T7 w- o* @  D
5 `- z7 K% [! J3 a
  刹那间,我做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4 U3 ^+ H8 y4 s, s

: O( U1 w4 P: L4 x3 @
8 t( A/ A8 n' T: i, m7 U$ k
  为了能让这几个孩子早日成为国家的有用之材!为了能让他们顺利的毕业走入大学的校门,我决定,牺牲自己,以母爱的精神挽救他们!
% W* m& |1 w/ @0 F( c& m
4 B; I7 N4 v- G. i. Q' E
! A+ R: a, S+ ]
  我站起来,走到离窗户较远的一个位子上坐了下来,对他们说:“你们过来!”
: I& ^/ ]8 X* @1 g+ _$ G7 ?+ I3 {1 N  \7 b
. m+ I. r9 k' x0 ]1 U. U* }
  四个大男孩听话的走过来站在了我的面前,由于他们的个子都比较高,我又是坐在椅子上,所以他们每个人的裆部正好在我的面前,我用眼睛看著那一个个隆起的裤裆,竟然浑身颤抖起来,激动的情绪让我觉得呼吸困难!我尽量平和自己的声调,小声说:“其实,老师也很爱你们,老师只是希望你们能顺利的毕业,早日成为国家有用的人……我……我也知道你们的想法了……我……”! h- X0 V8 s4 b+ ]
5 o/ B  G# ?4 i$ K

0 v6 {# O3 l- d+ D; o  b. V  我实在无法说下去了,只有脸红的闭上了眼睛,微微张开我的小嘴。9 `& n, Y, |, g  w9 O$ T  i

" J" e: T# x9 Z7 ^

2 c9 _6 c0 w$ _/ _; V  l5 I% q: R8 g  我真希望他们不明白我的意思,可偏偏那个顽皮鬼刘宾,他是个鬼精灵,竟然看出了我的形体语言!, O& q& S, q! `4 |5 i
' ~! Q+ J3 y5 t$ e( O: c9 v

" g4 r) O. D0 l0 k3 k" c  刘宾也不管其他的人,他把自己裤子的拉链一拉,‘扑 !’一下,一根白净粗大的大鸡巴应声而出!粉红色的龟头因为充血而变得面目狰狞。刘宾试探性的把鸡巴靠近我的小嘴,当鸡巴头触碰到嘴唇的一刹那,我和刘宾都激动的颤抖了一下,虽然我紧闭双眼,可我闻到了那年轻鸡巴放射出的芬芳气息——一阵阵的尿骚味儿!" P# j- s5 l! Z
/ e: o8 B9 w5 @+ C' y0 \. c! S

" d* z* \' l* V& ^8 _7 P) J  刘宾的鸡巴头在我的嘴唇上微微蹭了两下,然后稍微一用力就插了进去,刘宾舒服的‘啊!’了一声,激动的大声说:“陈老师!我真的把鸡巴操进您的小嘴里了!陈老师万岁!!!”! ?! r! M! x: x1 D5 ?

% f: z7 E- s5 J
6 h/ W9 U6 J1 r" `8 `" _
  刘宾年轻的屁股来来回回的伸缩著,粗大的鸡巴从我温柔的小嘴里带出一层又一层晶莹的唾液。其他的男孩已经瞪大了眼睛看呆了……) b+ h; k: }" l$ X/ K

; h) z. o7 K* M/ Y

1 T( `6 H# D: H* S  此时的我,心情非常的复杂,身为一名教学多年的人民女教师,我深深懂得自己职业的神圣和肩负的重担,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错还是对,但我知道,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著这些孩子因为那方面的问题而耽误了自己的学业和前程!7 V( `$ ^) g) s* ]0 T

( Z. v5 d5 c8 D: Z/ w9 h+ `
/ f9 I5 G" x# m) u) i
  虽然我嘴里粗壮的鸡巴头又硷又臭,但我还是非常耐心的吸吮著,我用自己的小手轻轻的褪去刘宾过长的包皮,粉红色的鸡巴头更加显得粗壮,什么鸡巴垢,尿茧,我统统用自己的小嘴爱抚著,寄托了一名平凡女教师的深情小嘴让我面前的几个大男孩目瞪口呆了!
. C. v* I6 v% u) x4 w5 n1 v/ V; P* P! w
+ R+ G+ F: q8 J" h
  刘宾一边动著,一边看著我红润温暖的小嘴吞吐大鸡巴的样子,突然刘宾扭头对其他三个同学说:“你们傻了!陈老师这么用心良苦你们都是瞎子?快脱裤子呀!”
* w7 R: Z/ J4 \' z( Z) J( j  p. F1 V; R- }
* e/ ?$ [! r( `1 n3 R
  刘宾的一席话惊醒了梦中人,其他的三人用闪电般的速度解开裤子,立时,‘扑  !’三根早已经淫水直冒的大鸡巴展现在我眼前!我心里‘咯登!’一下,好悬没晕过去!! S2 y; d! L' d) ~' o: g

, p' O: f! V( E2 ^
  X: B5 F. @! o4 t. i
  我彻底被大鸡巴包围了,在我尽力为刘宾吸吮的同时其他的三根大鸡巴都顶在了我的脸上,其他三个男孩撒娇似的说:“老师!您不能偏向刘宾!我的也硬了……还有我的……我的呢?”3 N7 C. h1 @7 x6 T& A8 L+ Y
6 H% z' H  L$ o  X: e+ u1 H

0 G  j; k- y& K  为了不让这三根顽皮的鸡巴在我的脸上乱蹭,我只好动用我的小手,左边一根,右边一根,然后小嘴快速的在中间的两根鸡巴间来回伸缩,一会张嘴唆了一下这根,然后马上吐出来再叼住那根,四个大男孩快乐的发出了喘息声!
7 d2 w) p( K' ?" P; i' C" P4 w, g4 I

" ?( u8 h0 c* H& `: o* ^  刘宾最先达到了高潮,只见他推开旁边的许井显,双手使劲的按住我的头,腰部一用力‘唰唰唰’在我的小嘴来了几个快速冲锋!突然猛哼了一声‘哦!’大鸡巴使劲一插到底,我只觉得嘴里的鸡巴突然暴涨了好几倍,嗓子眼一阵发麻,粗大的鸡巴头喷射出浓浓的带著腥味儿的处男精子尽数送进我的胃口!
! W2 ]4 _8 U0 y/ A. v0 ]5 Q9 f/ O/ |' H! ]4 U  z2 k" C
0 P  @% g- o8 ]3 q
  根本不容我有喘息的机会,李哲在刘宾退出后马上顶了上来,他颤抖的说:“老……老师!……陈老师!……呀!!!”我再次饱尝到那激动人心的时刻!/ @$ f7 D' G2 [9 p

' R0 Z9 O5 v% e* N$ q" e

" f8 i( G# r1 ]- |( V( c  当他们都把自己宝贵的处男精子喷射进我的口里以后,我们都疲惫的休息下来。, r2 E6 W' J; p& J' Z- D: o! j3 E. c( X3 j

& V( f2 y3 g$ i; X8 u

) Y: `* M- ~* i/ q! a- ~5 t  ……
4 e; I2 m  o+ v2 n+ m4 b7 V8 ^6 v/ t4 g! {9 q; G5 l8 c6 Q

" V$ `, u! ?& c. ~- S  自从那天晚自习以后,我和这四个调皮鬼订下了一个默契,他们今后要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学习上,而我则在生活上给予他们‘特别’的关心。
$ o# K8 v/ h0 C& C, d. b$ H2 Q0 g4 _# c  ?- U% \" w

1 |5 X& d7 J6 r: }  (二)5 [" X" j9 D; k5 O
+ x; T- G! y. h- K
. Y1 Z. o# h+ U' U; x7 U
  这天晚自习以后,班里的同学都走了,因为明天是星期日,所以今天我留下来预备下星期的课,已经是8:00了,因为我住宿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所以我并不著急回去。
2 u0 N1 o; w, J2 j
1 c- i8 T. {- i1 \. m: n
7 X% b' n  J0 d6 c
  晚风透过敞开的窗户轻轻的吹了进来,我抬起头,觉得有些疲惫,看著外面的景色陷入了回忆中……
5 n( G, ?7 K9 z* W" a8 _/ a3 k- _1 [, w( w. n

- E8 a- T8 b5 Q. Z# m9 o  M, B  我今年已经40多岁了,从26岁结婚以后便和老公长期两地分居,因为我的老公是个工程师,常年在国外,我们唯一的女儿去年也考入北京的一所大学就读。, S: o9 J" g. Q2 G' F+ a* T/ Q" W

6 L" V8 i$ N9 o; M# v3 [  K  s

1 u. T. F- N. R' A( P0 |% b( [  回想这些年,我甚至觉得我和老公的感情彷佛朋友的成分更多一些,所以,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班里的这些孩子们身上,有时候看著他们紧张的学习、复习、再复习,我真的很心疼啊!这么小的孩子就要经受这么大的压力,真不容易哦!可有些时候我又不得不板起脸训斥他们……唉!学生们不容易,老师更不容易……
9 M7 Y" a; \, R( K! s4 X1 ^! f6 n/ ?# v/ I3 s! x
- Z8 n4 j8 u7 v8 q+ j6 ?
  ‘当当当……’轻轻的敲门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我冲著门口说:“进来。”
4 u5 v: L) {# w- h+ W# X; N/ X+ K% {7 w. G8 V5 u" t
4 j) `9 T% q8 d- l% O# G* P
  门一开,一个鬼精灵似的小脸伸了进来,我一看原来是刘宾。
" j4 N6 b1 g0 ?; u  W6 Q0 J7 x2 ]8 N& x0 c: |8 M$ [0 v

3 c2 |3 r$ B/ K, g, r  刘宾看了看办公室没有其他的老师,这才放心的走了进来,站在那里傻笑,我心里好笑,却板著脸说:“晚自习都结束了,怎么还不回家,明天可以休息了,晚上不用熬夜了,还不回去睡个好觉?”# X0 {" ~; ]5 c& I; N! o8 r

  Y3 d* Y# K) H# p4 K: H
; p, n; J) w2 P8 K' V+ }0 x
  刘宾傻笑著对我说:“老,老师,我还有学习上的问题没向您请教呢?”
2 r7 O& b6 e; ^. U' R$ a+ R/ l8 `3 w% x0 D) N3 o" `- Y
& @& `( c/ Z2 W# @+ i
  说完,刘宾从书包里掏出笔记本走过来放在我的桌子上,我说:“什么问题呀?”我翻开笔记本见上面用钢笔画了一根栩栩如生的大鸡巴,鸡巴头上竟然还流著淫水儿呢!/ m* f, A+ g( M0 ]7 c8 g* G

2 ^0 n4 n8 R) t2 X* F2 i
5 \0 a) {& P) w) P& b' }1 H
  我脸一红‘扑哧’的笑了出来,抬头看著刘宾,刘宾对我做了一个顽皮的鬼脸,我笑著说:“小鬼头,你一来老师就知道了,唉!真拿你们这些小顽皮没办法!”
2 K* ^, r3 v- }* `; ^0 v1 Z: c, h7 x7 b7 U# T' E  T* n, g

+ j( O( `( y- d) B3 L3 O! j6 {5 [( v( e  随后,刘宾站在我的身边把拉链拉下来露出了一根粗大挺立的鸡巴,我用小嘴一边唆著他的鸡巴,一边指点他的画:“鸡巴毛儿应该再多画点……鸡巴头还是太小了…哦!…鸡巴蛋子儿应该是一个稍微大一点,另一个稍微小一点……”
( w4 g4 p  C; ?- r, Z5 F
: N3 _6 R) }4 d; p0 B, \

- C% d0 g4 h( E( e5 T  刘宾一边快乐享受著我的小嘴,一边把手伸进我的怀里掏弄著我的乳房,我的乳头马上兴奋的挺立起来。' ?8 U2 u0 E3 _# `! Q' |$ k
2 o9 y3 \% e2 V/ O: S( f: _

* G. N# J0 G; x  ]% r, D7 c. G  刘宾一回头,冲著门外喊:“你们都进来吧。”从外面立时蹿进三个矫健的身影……8 l( J; a. T3 d& t9 [

  w4 O: m6 N# H  T: a7 ^

9 R: V6 o3 P& z0 X; T& k& E4 w  我几乎是被四个大男生架著回到自己的宿舍的,因为我早已经被八支大手抚摩得浑身无力,刘宾和李哲在左右架著我的胳膊,分别腾出一支手拿住我的两个饱满的奶子,而许井显、方悦却是一人从后面搬著我的一条白色丝袜大腿,两支手在我丰满的屁股和小馒头似的浪 上乱摸。我就是这个样子被他们送进了单身宿舍。, K' U' Z! Q( K( H- Y
+ ~! Y0 V9 _5 ^  O5 \

- y& |0 X! [# R" _5 Z/ c7 M, r$ s  因为今天是周末,其他的老师都回家了,宿舍的楼道里十分安静,进了房间后刘宾把灯打开,四个男孩把我放在了床上,我浑身乏力的说:“咱们可说好了,不许闹,更不许叫,刘宾,你把门锁好!”
& Z) W1 L( k* j& Z6 K) G! y0 V
; s5 g& Z6 y6 s7 L. i
; Q% `/ W/ T* y' }
  刘宾顽皮的说了声:“是!”然后把门锁好,并且拿出一张厚厚的牛皮纸把门上的小窗户堵得严严实实的,这样,屋子里的灯光就不会发散出去了。与此同时,李哲已经把窗帘拉好,许井显也把灯光调暗,而方悦却从书包里拿出一大堆女士用品,对于这个我早已经轻车熟路了,几个人各自忙著。
  K- L, \2 k$ [5 S% G
" j" {( X+ H1 k; t% o& x9 Z
% V5 J( v8 t5 O! F1 a  ?+ x0 w/ o$ q
  刘宾等人把房间布置好以后用最快的速度脱光身上的衣服,然后把他们四个人的八双臭袜子另外放在床头上,然后李哲拿起脸盆放好了温水,几个人分别清洗著自己的鸡巴和屁眼等部位。
1 g' T1 y8 A% w+ u. g, s5 E1 n9 l( W0 \1 r6 n5 U+ }3 m

. w( [1 \2 a& K% z6 h( q5 d  在他们清洗的同时,我也忙活起来,先是把所有的衣服脱光,然后从方悦那一大堆的衣服鞋袜中找出一包还没开封的肉色连裤丝袜穿好,然后又拿出一条时下健美女郎最喜欢穿的黑色紧身健美短裤,好不容易穿好,往镜子前一照简直就是曲线毕露!然后穿上白色的女士运动短袜再套上一双高级运动鞋,马上,我就从一名女教师变成了一名体操健美老师!只不过我的上身什么也没穿,任凭两个饱满结实的乳房暴露在淫荡的空气中。
! f' s7 U) ], b0 a( \3 c9 k- e$ a6 ^7 l  S! P( x
) v% C; P; F, W8 O* ^2 `+ q
  几个男孩已经弄好,分别找地方坐下,我把头发整理了一下,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李哲送给我的化妆品仔细的对著镜子打扮起来,娥眉轻描,红唇微点,再配合淡淡的香粉,还加上一点眼影……. n" ^1 w3 B9 N
2 D/ v% u2 s. |

, r. `% m% Z8 p& ^. X  方悦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高级的淫具——美国产的女同性恋专用的皮裤衩,把它扔给我,小声的喊著:“老师,给您这个。”! U& ~4 U/ S8 Y2 Y) x8 i
4 r0 w/ |" m. N) z/ g, }

! h$ o! \# {4 D' J7 h4 ]# ^  我回应了一声,接过皮裤衩穿好,立时,我的裤裆里也‘长’出了一根硬挺起来的肉色‘大鸡巴’。因为是橡胶制品,所以我一走起路来裆里的鸡巴竟然还一摇一晃的呢!!
: _* u* r! c% G8 c8 |  @0 Q& u! W$ f6 P. y) k

! Y5 o( X$ G. t9 t5 E& |  |  我们都打扮好以后,正式拉开了淫乱的序幕……0 [" }0 I) a7 ^4 B7 f  C

) x8 O. K  q+ s7 R4 r% R4 [. \" L1 S
3 A+ i2 b8 L2 i" n8 O# e
  (三)
; Z" d6 ~+ C0 z; a" G) P( h
% z% g( ]. R- {

; w! m! L! v4 S  我们玩的当然是有剧情的淫戏!
; c1 t; Q: W5 A; R7 H( M: o4 V: F9 z( y1 B* `0 C
0 Q% O& n" A2 X  a3 X, _4 N
  这些都是这四个调皮小鬼想出来的花招。: G" b/ t# E* K- T4 p. W! r- S

5 D" k* k0 H6 g9 \

& {: h  a- g* Q8 Q7 J3 C1 k2 k  我扮演一名女子体操健美教练,刘宾扮演一个小混混,然后我们假装在马路相遇,刘宾故意向我挑衅,我当然用我胯下的‘鸡巴’狠狠的教训了他的屁眼!然后刘宾叫来救兵,最后当然是四个大男孩任意的淫虐我了!
7 P2 Q) X! {4 Y- A
8 z8 K7 ^7 s, K# T3 D# a$ _& k
/ P" w; ]0 M! U; H- `. z; P1 l
  在戏里,我不能拒绝他们所能想出来的任何要求,比如上次玩的时候,几个男孩就让我轮流舔了他们的屁眼,谁知道这次的淫戏又会有什么新鲜的花招呢。
9 _3 P* C3 p8 [* A  R& N/ \3 g  @, B" i7 D6 k" K5 d
0 l9 i/ z3 B2 H
  我在房间里走了两圈,刘宾站起来靠近我,我们入戏了……
% s1 I$ A9 S3 T
9 E& }& p2 X& p+ b, K. q8 v" g

: R% o9 T2 d1 X  s  刘宾像个小混混似的说:“喂!小妞!哪混呀?”
, f/ g, M' \4 ]5 O" z, i, N( [9 K- I

( p- J/ R0 N- s5 b7 q  g, T7 O  我装做不在乎的样子说:“少来呀你!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h" S) H7 y5 l. O1 |1 u
- Q( G: y% ]7 J
" T( L4 Y( C3 O
  ……
2 h% `: O  u( A* w7 t. J% N# V4 ]5 I
6 |$ C; A3 r" ~0 h( }
# q$ G- W3 E3 m) Z( [. Z
  刘宾被我按在了床边,我一边说著粗话,一边把自己的‘鸡巴头’拿起来对准刘宾的屁眼猛塞,好不容易插进去了,我笨拙的前后挺动著屁股‘操’著刘宾的屁眼,然后说:“小王八蛋!还敢跟老娘叫板!操不死你的!”
( Q- V) Z# m6 v% c/ a4 e( G8 _- V  \8 ^9 ?8 \* B

* I: Q: V& v) s+ `5 K9 G0 H  刘宾一边很有感觉的‘哦哦哦’的叫著,一边假装挣扎的说:“你等著,我叫我哥们去!”
. q% V1 Z, m; N  F4 r% g
9 ]8 x- S0 R, Z# ^/ p7 ~) w' V  s

; W- J9 N. H& J1 P& P2 n) G  这时,李哲等人便围了过来,四个男孩把我推搡到床上,把假鸡巴摘掉,紧身裤扒掉,只让我穿著一条肉色连裤丝袜。
( k0 E5 b, o' H4 M/ F- O  p1 _, |: c2 L; |8 \

( ~% n( F& E8 l" G, o9 `0 a  他们让我跪在地上把我围在当中,然后我一口口的叼著他们的鸡巴猛舔,一会儿的功夫,四根大鸡巴就挺立起来了。
! o; l6 Y- R9 R5 I2 Q8 D' l0 Y6 e% a* {8 q$ c! N

, M1 _$ H8 m6 G: O# W3 w  刘宾往床上一躺,李哲和方悦分别架起我,让我跨在刘宾的身上,粗大的鸡巴头进入我浪 的一刹那,我们同时发出‘啊’的一声,“啊!…终于操 了!真舒服!……哦!……大鸡巴爷爷!……刘爷爷!……哦!”粗大的鸡巴时刻刺激著我的G点,让我开始淫乱的胡说起来!% b8 A4 Y" F$ W$ a" d3 A9 Z* c

. W' r; j7 o/ N1 h

- P! _* |! P9 N. a9 a0 H1 K  刘宾用双手支撑著我的双肩,我腾出两支手分别攥住许井显和方悦的鸡巴猛撸,而李哲走到我后面冲著我那柔嫩光滑的屁眼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说:“呸!以为自己穿个紧 裤就鸟上了!敢他妈鸡奸我的哥们,今天老子不把你的屁眼操烂了就不叫李哲!”说完,李哲毫不客气把鸡巴头顶在我的屁眼上使劲一杵,只听我‘嗷!’的怪叫了一声,大鸡巴连根而入!!!- U1 D. l# v; q# B

1 Q' f. n( p+ s1 l

& c6 F  V+ H+ B% B8 L% I  [0 a/ p  ‘啪啪啪啪!’鸡巴蛋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扑哧!扑哧!’鸡巴头子快速进出浪 的声音,夹杂著我的淫声,终于组合出一幅四男一女的淫图!
0 V7 u/ L) l% F: Z2 f
% b3 p# w( D8 n5 ]( h

) D' L7 V! t. k' {0 w- Q  “操!使劲操!……有本事你操死老娘!……哦!……啊!……天!……鸡巴!大鸡巴!!!……哦!……啊!……爷爷们!……啊!屁眼!!开花了!!开花了!!!”我更加放浪的淫叫著!$ O+ q  l9 X& D
4 O. z  n2 g6 f' w' e0 E& o1 W
* T" O9 \* g9 Z8 B
  李哲粗大的鸡巴头狠狠的刮弄著我那柔软的肥肠,一层层乳白色的大肠油加速了屁眼的润滑程度,浪 里的淫水好似流不完似的,竟然弄潮了我半褪下的连裤丝袜!% U5 ~  i. V8 I: K& f4 Y; H

; v+ h& N/ [$ V# A- X

# ~) ^. O1 G* F+ [3 y  四个大男孩用他们的年轻的身体彻底让我变成了他们的玩物!!!: l( O# L0 q2 U; P0 Q5 O

3 [; d1 A3 e3 e& e
. ]2 [+ D8 m8 V: I
  李哲用双手扒开我那肥硕无比的两片屁股,一根粗大的鸡巴牢牢的插入我的屁眼里做著‘九浅一深’的传统插法,与他紧邻一层嫩肉的刘宾却不时的配合著李哲的动作,你一出,我一进,瞬间将我带入了性爱的高潮!!5 p$ I8 r9 a1 ]

( W( d5 u/ H, ]& n. Q

# ]! V* w5 p' m, y: O  “哦!……啧!”我长长的哼了一声,两支手快速的撸弄著许井显和方悦。  d& p% Z. K5 T2 c3 F8 A1 l) g

! e# ]0 h# ~5 L) X- g! P

! z0 z# T6 y# l  许井显和方悦在学习成绩上比李哲和刘宾差了点,在性爱方面好像也不如他们俩,在我小手快速紧张的撸弄下,许井显首先达到了高潮,只听他说:“哦…老、老师……我……哦!”9 r9 A0 F3 C! I
" ?: P7 ]; t" ^! r
& l" v# [- @- }
  我赶忙把小嘴凑了过去,樱口微张,粗大的鸡巴头红通通的,忽然马眼一张‘吱!’的一下,真是强力的一射呀!!白点一晃便进入了我的小嘴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许井显早就下身一挺把鸡巴头挤了进来,紧接著连续的几股浓精射得让我心颤!
( y/ n! ?! O$ z( k0 y7 ^6 d. g9 ~. ^. C3 p. z( X
; w2 o  n$ Z' m% e2 k, R
  我并没有马上把精液吞下去,而是接过许井显递给我的一个玻璃杯子,将小嘴里浓浓的精液吐在了里面,我腾下来的一支手就举著杯子。
  Z; ]5 f+ p. y0 R
" r" |; P4 R2 |! ~1 F+ S
4 c/ s0 j0 n) P* d! [( v
  方悦在许井显射精后伸出一支手使劲的拽著我的乳头,微弱的疼痛感让我加力的撸弄著他的鸡巴,随后方悦也舒畅的在我小嘴里射精了,我仍旧把精液吐进杯子里。" V- T/ d# t2 a7 I8 P9 g
% U# J5 Y" b0 d( S1 n! I- {# V. [
3 r# _: X6 i* p% ^. ]
  射精后的方悦和许井显坐在一边观看著我们的淫戏,准备著下一场的战斗。' h' a+ t$ t4 V5 e! w2 [
% x4 l$ Z  H! H0 D  W8 j
" O' r1 w5 ^! B* r5 h! ?3 o* @
  这时,我双手举著杯子放在头上顶著,下面的刘宾和后面的李哲也加速了运动的节奏,‘扑哧!扑哧!扑哧!’每操一下,我都忍不住的呻吟一声,而且还要保持著头上的杯子不能掉下来或者把精液露出,否则我都将遭受到四个大男孩的绝情惩罚。/ H1 o, c3 b, E# L) u
" V( N2 o) `4 C7 f( k% ?, `
6 k  ~0 b  }0 C
  记得上次我不小心把杯子里的精液弄出来一点,四个男孩竟然把他们脱下的8双臭袜子尽数塞进我的小嘴里,然后每人对著我的小嘴撒了一泡热尿!让我好几天都觉得自己的嘴里有尿骚味儿。
( \3 g7 M& U, n( @9 P4 Q  G; P1 U1 A0 a
+ K! k4 s" y0 b2 s
  李哲操了一会屁股,突然把鸡巴从屁眼里拔出来绕到我的面前,我知趣的张开小嘴唆了他的鸡巴头,这是李哲最喜欢的玩法,他起名字叫‘叼龟头’,因为鸡巴头上有著丰富的神经传感组织,轻轻的触弄都十分敏感。我用小舌头对著马眼一阵的‘扫射’,李哲‘嗷’的怪叫一声,‘噗噗噗!’连续冲我开了‘三枪’,真是枪枪要人命哦!火烫的精液射得我浑身发麻。
2 w8 d( N1 \7 ~8 [# j
6 a- J! f/ _9 U1 I
: z! i& G, d- a# h9 U" r
  我刚刚把李哲的精液吐进杯子里,刘宾就达到了高潮!& _8 M3 ]3 u. ^9 l/ J' W
8 k; Q: _- v; a4 ]
2 O. c" `2 B% y4 D8 @8 E
  刘宾的射精玩法是这四个男孩中最‘独特’的,只见刘宾一边用手使劲的攥住自己的鸡巴根,然后快速的从我身下溜出来一翻身竟然像女人似的来了个‘狗趴式’矫健的屁股直冲著我,我赶忙也摆了个狗趴的姿势,正好让刘宾的屁股对准我的脸,然后我从刘宾的两腿之间把玻璃杯对准他的鸡巴头,上面用手扒开他的屁眼一阵的猛舔,刘宾‘啊!’的一声放射出自己的精液,尽数射入杯中!* ~; e; _+ |4 g
2 d# S8 {% D: r2 x( q; [& }

# C; |" F8 u. @  四个男孩连续的射精以后,我疲惫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毕竟是40多岁的人了,有些时候总感觉‘浪’不从心了。) w  f" a1 ~* ^

% W1 ]- _% t% F" z0 {

+ u) X  u& U& C4 N/ y5 R  刘宾把盛满精液的玻璃杯小心的拿走,几个大男孩团团的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让老师补补身体吧,这可是高蛋白呀!…要不咱们往里面加点作料?……嘻嘻,就你小子会来事!……哈哈,那可是美味哦!……”
+ o% Y  `; p* k) {" I1 r1 d) D5 n; n( Q" M$ F

; }% U) V; N5 i9 E  x# T( c7 E  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听著,也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只管自己休息。
; Q7 I- Z+ t. n; F6 }4 |, U  B+ Q" Z( ?2 O: D) `4 g! @

, C6 G; V- ~- T9 Z  一会儿,刘宾就拿著杯子走过来,对我说:“陈老师,谢谢您今天给我们的‘补习’,弟子们无以为报,特赐陈老师‘金茎露’一杯,还希望老师笑纳。”说完把杯子递给了我,我接过杯子藉著灯光一看,天哦!满满的一杯黄澄澄的液体,竟然还微微的有些热!在杯子的上面漂浮著一层浓浓的精液,天呀!竟然是尿和精液的混合物!!8 @- T8 ^! ], ~; Z

: G9 g3 r) T9 O% f. @6 \
5 k* z% l6 [" e' w6 q
  太 心了!我当时就想作呕!  E+ w/ F) h! M8 @' s! q3 A0 w
, R1 H! y4 a- [# C9 {& m5 q

- ?5 ?# O/ @  x6 @; K$ t7 h  我的手微微的颤抖著,对刘宾说:“能不能换……”
- w( x( K1 C9 z& P+ Z# X9 a1 B  t  S
9 H( J: a/ D  z, o- D" F' t7 ]4 S

9 h- m2 [, {3 y$ c3 ?  G5 }. M  还没等我说完,几个大男孩对我嚷到:“老师说话不算数!老师耍赖皮!”
1 i: U+ d- a( \$ D  Y$ V3 ~4 F  j
9 h: S. E# p! X8 ^/ x+ M5 G

3 Q0 K4 ~" P* Z+ o; }  刘宾笑著说:“老师,您不是说,什么都答应我们的吗?”2 b& {, z3 `# O% j/ C2 B
2 Z( N4 P$ V' a/ \  @
; Q% o4 V. M$ s+ a# a
  李哲和方悦也凑过来撒娇似的说:“好老师,您喝嘛!您喝嘛!”
8 p$ g/ t2 w7 M0 `. `% h
& a6 P7 ]1 E" f
$ G! t: V! c; I4 M" G5 f/ X; F; p
  我执拗不过他们,只好苦笑了一下说:“好好好!你们这些小鬼呀!”
* Q$ f" R3 E4 G% j' R% R3 N. c& o+ E  D

- S! p8 z" H0 G6 \+ s  说完,我调整一下姿势,跪在床头,挺直上身,恭敬的双手捧起玻璃杯,然后轻启樱唇说:“多谢弟子们赏赐本老师‘金茎露’一杯,恭敬不如从命,老师收下了!”
1 J0 `+ o! S& Q% a! I8 k
' R4 h( E; ?6 {: I. F
6 T! l9 ^3 ]) l7 S
  说完,我用一支手捏著自己的 子,小嘴一张,‘咕咚咕咚’几口就喝了下去,立时迎来一片赞赏的掌声!# }  ~2 z% X. n
( I$ ^# G/ q  }

7 Z5 E! b# T5 h' ^  【请看下集:终结篇】6 l- E  P" l+ V- P

) M% y/ z: e9 g+ g) S% r; t

- n1 P" w3 g  Z3 l  ***********************************  我不太会排版,谁能帮我排一下可以吗?表示感谢***********************************2 C/ w# p2 u, v8 F# m& }) E2 H

( e1 }1 A( `* o9 ~/ t
# W* `7 {6 ~( F" U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经进入了高三,紧张的学习让我和孩子们不得不全身心的投入进去。
, n/ v$ r- Y9 \* K
9 t( W* a/ ^/ I' V
& k5 `( @+ o- c9 J$ v
  ‘好久没和那几个小调皮弄了....’我坐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著。% X: k8 y+ d, Z

5 F" m% o% P. r  j( q$ H! A' c, C
: W/ ~: U- b  p) @6 ]4 g
  这几天的教学任务多的很,我几乎没时间想别的,偶尔的闲暇时间也是为学生们解答各种各样的问题,今天总算完成了工作,我看看表已经是7:30了,本来我可以下班了,可我好像还想什么似的,毕竟我的学生们还冒著绘暑坐在教室里上课,我真心疼他们哦!
5 z% L. G# t8 @8 K3 T$ v9 e
' I9 H$ U" j% u. B4 |

+ u+ ~; r# {8 @3 ^) D$ _  我打开抽屉,翻到下面最底层,里面整 的摆放著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这是最后一次和那几个小捣蛋聚会以后刘宾给我的,他对我说:“希望老师每天在下班的时候穿著这双丝袜在教师的门口走一下,如果我们有什么‘课题’也好及时的‘问’您呀。”
# ~* s4 o: w2 y3 c6 s: S% M
$ `8 e6 q5 x  j# ~  [4 m$ f9 ?* H

( F+ |6 b7 n' s) a% _  我看著他那调皮的样子,真是哭笑不得。但我从来都没穿过这双丝袜,因为我不想搞的那么明显,毕竟我还要在这个学校里继续工作下去,如果让别人知道我和学生有染,那我的饭碗就没了。可今天,今天我却想穿上这双丝袜,因为我觉得他们太辛苦了,这些孩子们呀!每天都像是机器一样写呀,念呀,记呀,背呀!本应年轻的面孔却显得苍白,难道想检验一个孩子的学习和能力就真的要凭借那几张试卷吗?
" Z* V  Z+ w; g4 L; A( F  e2 p5 }  v5 E  J1 L) }2 e3 A6 @
& G6 F# o8 v4 _4 m' f$ Q
  作为一个教师,我不想再想下去了。  B2 M* I7 x6 M7 B" w  p9 ^
& ?$ d+ a/ M  O- R

' j' L0 O$ W% c8 O  所以,我穿上了那双黑色的无裆连裤丝袜!9 W  ?8 l: H, Z, C; f

4 u9 e5 y$ W; S, ]

8 j% J' P  V( G5 c  因为没穿内裤,裙子里面凉飕飕的,我却感觉一种另类的激动和期待,我真的希望......
+ h0 G) [2 `' d3 O
( ^4 X" n! q! e4 Q2 a$ Y

6 J' t- R' }- B2 m2 c8 }  怀著复杂的心情,我走到了教室的门口。$ @. o/ n3 v( K! w' ~4 V
5 c' ]' C3 G& b. A6 P4 ^' c
: V% b, c0 ]) w; F
  教室的门敞开著,里面灯火通明,学生们正安静的复习。我看了看刘宾,刘宾正低头算著题目,方悦和李哲也是如此,惟独许井显正看著前面发愣。
4 v5 ~: e4 {/ G* A" D$ L2 o! [# T+ \6 c

) k+ K  I# ^; `- \* O7 U8 w  当我进入许井显的视线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亮,然后快速的扫瞄了我的腿,当看到我穿著黑色的丝袜的时候,许井显激动的脸红了一下,我也觉得脸红,赶忙走出了他的视线。5 m* c4 U- h  \# D4 J. O
6 ]5 g! P. N" @* Q! t
  F% E& T5 E+ o# g7 X
  我站在教室的门口外面心里彷佛小鹿撞击,手上见了汗。0 ~' {0 i# p4 Z& y7 s, D; W" q

2 ~0 c1 C% y8 l+ T

4 s3 }# p- A6 k6 H  不一会,许井显就溜了出来,他走近我,看看前后没人,突然一把抱住我的腰使劲的吻了上来,我‘不’的小声哼了一下便倒入他的怀中.....7 ~! [; l/ t+ u
! I, H" Q1 C6 Z2 D; Y
9 G4 \+ V! W3 ]6 C' w. \; X) P
  许井显拉著我进了男厕所,是的,的确是男厕所,或许在他的心目中,我这个神圣的老师也就只配和他在这里讨论‘问题’吧。4 B; l3 E5 K1 v
2 q' n7 B, v1 `

% W# d# c2 m9 e3 z* B  我小声的说:“你....”# i/ V7 ^# y/ X( w  U: L7 V# i
& W. q; o/ K( @/ v

# Y3 O& i! l4 r% W$ S; p8 n$ X% G  还没等我说完,许井显就把我推进了一个隔断里,我手扶著墙,任凭他把我的裙子撩到腰身,许井显激动的使劲捏著我屁股上的肥肉,把自己的裤链拉开,烫人的大鸡巴顶在我的屁眼上,许井显用手抠进我的屁眼里掏弄著,我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哦!....别!....哦!....啊!”
) `' M  a6 C( ?2 T+ ~5 _* l
9 v& Y& d( Z# o% S9 l& l

. k7 z1 j- L7 N9 W$ n; N' b1 \  许井显抽出手指放进我的小嘴里掏出了我的一口香唾,熟练的抹在了自己的鸡巴头上,然后使劲一用力,‘叱’的一下操了进去,接下来就是快速有力的大力抽插了,‘啪啪啪啪啪!’一连几个‘双响炮’竟然操得我有些眩晕!还没等我哼出声音来,许井显便用他的手堵住了我的小嘴。
2 m# J$ t# M. E# Z' Y
" I) r$ \6 M! N' R

8 v# N/ _% T- X# f5 [1 b) x  ‘哦!....不!....哦!哦!哦!’寂静的男厕所里面偶尔发出一两声我的淫叫,听起来闷闷的。粗大的鸡巴翻看著我的屁眼,一层又一层的屁眼油堆积在肛门的周围,鸡巴头每一次爽朗的进出都会带出‘崩’的一声闷响,真痛快呀!一个年轻的身体正在男厕所里鸡奸著成熟的老师!操了好一会,我突然觉得憋了一泡尿,赶忙回头对许井显小声的说:“我想蹲下尿尿,等会再操。”% L; }: N" b( ^& d& s6 u

- m: v6 M( c) a" |" v% O4 K% C
% z* E- P1 W2 r. ]% T& x6 b
  许井显配合的把鸡巴抽出来,我回过身蹲在了马桶上撒尿,无巧不巧的,许井显的鸡巴就在我的面前晃动,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著我,我们会心的一笑,许井显把鸡巴插进我的小嘴里!1 q8 k! u& m- G) V3 g
' T$ J' I- ~0 N* f
. v+ u8 s4 y% n0 L" ~, M# W6 z/ l( R- }
  我一边撒尿,一边使劲的唆了著他那粗大的鸡巴头,‘滋!滋!滋!’,然后做深插入,我的头前前后后的摆动著,柔软润滑的舌头灵活的在鸡巴头上打转,最后我把舌尖使劲挤向龟头的裂缝,一阵阵热气传来,许井显突然浑身一阵颤抖竟然在我的口交下射精了。* R/ E; a  h  r; j
8 c! P& \3 d" L
# M4 q* K  V- t9 |* W1 i. A
  高潮过后,火热的鸡巴迅速的冷却,许井显整理好衣服对我小声的说:“您等会,我去叫他们。”说完,也不容我说话,他迅速的离开了。
1 N, Y: T. [2 M0 z5 A3 n& V% ^' o. y3 ~" p9 q9 T! N* ~0 L

- y% J0 K4 t& ]) p- b  接下来,我就在这个小小的隔断里为几个小顽皮解答了‘问题’,直到他们满意的离开.......
- c" N  C# S) o0 K
/ g+ l5 O2 }, T1 S% k8 f* W0 a6 y
: a) f7 t3 E' X9 B. S( |
  一年一度的全国普通高考终于来到了!
2 H; N0 w4 n7 h& A# y& f
* N, B' M8 x& `  |! Y

  Y' w7 S% h! x; B: W3 Z" J  绘暑的7月,热火朝天的考试。, z# F3 n; g, s
  F+ K; v( E1 h. N0 U7 \

* \0 H- I& q5 T  Y- e" q& ?  “今年,咱们学校高三(2)班有4名同学考上了全国A类重点大学,也是211工程的大学,16名同学考上省市一级的重点大学,全班所有同学的毕业率100%....我特别代表校方授予陈玲老师优秀教师的称号并报到市里....”
6 N, `& _" h0 ?/ }
8 V3 v/ F" i% T7 E/ M: r# V7 v; n7 g

2 g; q3 J$ }) ~$ U0 A) K6 {+ D  看著孩子们一个个顺利的毕业,走入了他们向往的学校,我开心的笑了。
6 w7 U8 m* A# b2 j6 F9 T  f9 Q2 m& E' M# E5 H

) o- p% M. p! o; m, u+ 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广告投放 

GMT+8, 2021-1-19 13:3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